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女教师慧子的乳汁

女教师慧子的乳汁



>
女教师慧子的乳汁
 

此罗少良每日一针三服药,连续一个多礼拜不曾间断。

他的皮肤由土黄而逐渐变白,臀部也一日比一日大了起来。

他内心的高兴是无法形容的,一高兴起来就去插王妈的那个肉洞,王妈於兴奋之余
,附带传授他各种姿势和工夫,他们双方都得到了满足。

一个礼拜以後,他的声音也变了,如果只听其音不睹其人,将不会有人怀疑他会是
一个男人。

到了第十天的时候,王妈替他装了假发,着上女装,特意的为他修饰一番。将他拉
到太太的面前,说:「太太你看,他是你的儿子还是女儿!」

罗少良经她这麽一说,反而倒觉得忸怩不安起来。他这一忸怩,倒更像一个女孩子
了。他的母亲也看得有趣,笑嘻嘻的说:「王妈也真的有一套,那麽你就带他到省立女
中去报名吧,如果名额已经满了,插班生也可以!」

「好,那我们现在就去了!」

省立女中,校址在郊区的半山坡上,坐车也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因为距离城市远
,交通又不方便,所以有半数以上的学生,都在学校住宿,王妈带着罗少良(不,现在
不是罗少良而是罗似玉了),去报了名後,当时登记也是在校住宿。

为此,王妈曾大大的不快;罗似玉也深知其不快的理由,於回家的途中,安慰的说
:「我会每隔三天或一个礼拜回去一次,在家里的这一天,不都是属於你的吗?」

「只要你不把我忘掉就行喽!」

「当然,我怎麽会把你忘掉!」他们坐在三轮车上,他一面说着他的右手已伸入了
她的裤内,再往下已是她的三角地带了,他用手指捏住一束阴毛猛力的拔了下来丢向空
中,她叫了起来:「我的儿,你干吗这样狠心的对待我呀?」

「不是狠,这是爱!」

「是爱,是爱,那里有如此的爱法呀!」

「这个你不知道,我要叫田野的大自然也能吻到你的骚味,使大自然也羡慕我有你
这个浪穴儿可以任意的插!你能够说,这不是爱吗?」

「不管你是爱不是爱,总而言之,我是没有见过这样的爱法的!」

他不再讲话,又把手伸入了她的裤内,更往下摸,捏着她的阴核儿,用力的捻,用
力的搓,终於把她的浪水都捻搓出来!

第二天罗似玉携带了行李到学校去报到,他初到一个新的环境,同时化装成一个女
人,生活举动颇不习惯,好在有位热心的同学,帮忙他很多事情,使他减去了很多麻烦
,这位热心的同学,就是他的同学郭雅美。

郭雅美也是才转入省女不久,她初来时也同样受到其他人的关照,他知道那份感激
的心情,所以她才如此的关照他。

前一两个礼拜,他俩还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半个月过後,他们成了最亲密的朋友


「雅美,在我们的学校里,你是最美的了!」一天他们在校围里散步,罗少良赞美
的说。

「你这个人真有点奇怪,为什麽现在同我讲这样不三不四的话呢?」

「雅美,我说的真心话,你为什麽说是不三不四的话呢?」

「没有一个女孩子像你这样赞美人家的!」

「这是因为她们有忌妒心,而我没有,尤其我对自己的好朋友,像你这样美丽的好
朋友,是无话不说的。」

「你打扮起来,还不是非常的美丽!」郭雅美的心里十分高兴,斜睨着他说。

「不同,但是我不同!」

「不同,有什麽不同呢?」

「因为我………喔,我们还是不谈这个吧,走,我们到那边的石上坐坐!」

他差一点把自己的性别说出来,由於他的聪明还不至於引起对方的怀疑!

「我非常喜欢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本小说,不知你看过没有?」

「我已经看过很多遍了!」

「你认为这本小说好吗?」

「好是好,我不信会有像梁山伯这样傻的男人!」

「可是现在有个女人比梁山伯还傻,傻得有点难以令人相信!」

「你说的什麽呀,我听不懂!」

「你真的听不懂吗?你真傻得可爱!」

他拥抱她,就要吻她,可是被她闪避了!

「你!你!………」

「我是个梁山伯,你不就是祝英台吗?」

「你!你!………」

「我爱你,你让我吻一吻吧!」

郭雅美推不开他,被他拥抱得喘不过气来,最後无力的被他狂吻着。

这个有如「强奸」性的热吻,使郭雅美就了范,她不再挣扎,不再拒抗,让他的手
抚摸她的全身,甚至於她的私处,也被罗少良的手指深入了。

「我的心肝,我爱你,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深深的爱着你了!」

他伏到她的耳边低声的说。

「走,我们到那边草地上去坐一下吧!」

「不,不要!」

「不要紧的,现在已经是夜了,不会有谁能看得到!」他把声音尽量压低而温柔的
说。

「不,我不要去!」

他想把她拥抱过去,到那边的草坪地上,可以便於他计划的实行。但是对方反抗
的挣扎着。

这时他下边的那根灵棍,已硬胀得难过,他想女人都是半推半就的,没有实在不肯
的道理,於是他就采取强硬的态度。

「不过去可不行,我会把你的衣服撕破,弄你不成个人形。」

他的手已采取了行动,伸入她的两条大腿间,握住了她的阴户,上下抚摸了两下,
虽然隔着一层三角裤,但在处女之身的郭雅美来讲,已经发生了奇效!

她被他的拥吻抚摸溶化了,连推带拉的到了深草坪上。

「不,不行,不要这样对待我!」

「不要怕,我的心肝,我不会弄痛你!」

他说着已经将她的上衣扣解开了,他灵巧的用脚指勾住她的三角裤,用力一蹬,「
嘶──啦!」三角裤撕破了,也被他蹬了下来。

「你,你,不行,不行!」

「好妹妹,不要出声,来,你用手握住这个!」他拉着她的一只手让她握住那硬胀
的鸡巴:「你看它硬胀得令人难受,它现在正需要你的小浪穴来拯救它,如果你不答应
,我真的会因此而死掉!」

他用手指探进她的阴户,那肉洞小得装不下一个小姆手指头,他只有暂时不往里探
,手指头巧妙的拨弄她的阴核,待其溢出淫水後,再进行工作。

那知他上下抚摸不到四五下,她的淫水已如喷泉般向外发射了,弄得罗少良满手都
是淫水!

「不,不要这样!」

「不要出声,好妹妹!1」

他将手上的淫水在她的阴户周围擦了一下,使其周围也得到些滑润。

他挺身一跃伏上那小巧玲珑的肉体,邪灵棍对准她的小肉洞挺了好几挺都没有进去


这一次他手握灵棍让龟头在她滑腻的肉缝中寻找着正确的洞门,待寻找着了以後,
集中了全身的精力,用力的一挺,她的小洞门,已含着了龟头!

「啊呀!我的亲哥哥,痛!………痛………痛死我了!」

他停止了动作,使身体与灵棍保持着原状说:「好妹妹,不要怕,只是这一阵子的
痛,很快就会过去的!」

他说着又加上三分力,灵棍又插进了一节!

「喔!喔!太痛太痛了,亲哥哥,你,你,饶饶小妹妹吧!」

「好妹妹,现在痛,等一会就美了,我慢一点插就是了!」

待他再用力挺进灵棍时,里面彷佛有什麽东西在阻挡着,他左右摇幌数下,踌躇了
一会,他知道是顶着了处女膜,冲破处女膜的阻拦,必然会流出许多的血,但他控制不
住自己,毅然的冲了过去!

「啊呀!我要命的哥哥,把小妹妹肏得痛死了!你………你………饶………饶了妹
妹吧!」

现在他的灵棍已全部插入她的内洞里,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再来回抽送,这小
肉洞里,已通行无阻了!

「好妹妹,亲妹妹,现在还痛吗?」

「不,不,不痛了,现在美,美起来了!」

「如果刚才不痛一阵子,现在就享受不到这种美味来!」

「对,亲哥哥说的对!」

他用力不停的来回插着,郭雅美连连发出「啧啧」的舒泰声!他越肏越有劲!

「哥,亲哥哥!你不是,不是梁山伯,你,你是我的亲哥哥!」

「妹,亲妹妹!你不是祝英台,你是我又亲又浪的浪妹妹!」

他握住她胸前的两只硬硬小乳,揉了两下,觉得分外有劲道!他又想起王妈,王妈
那软棉棉的乳房及大的肉洞,他觉得有点腻而乏味!

「哥!我,我丢了好几次精了!」

「你这小肉洞,就是再光滑也是挟得我紧紧的,我也美,美死了!」

「我,我又忍不住丢………精了!」

「妹,我也,我也要射了,射………了!」

她(他)们俩都到了最高潮而同时射精,被美得迷迷糊糊,许久许久,才清醒过来


罗少良首先爬起身来,把肏瘫了的小妹拉坐起来。

「哥,你看,你把我都肏出血来了!」

她拿起撕破了的三角裤给他看。

「亲妹妹,好好的把它保存着,它是我们永久难忘的纪念品!」

她听了这话,觉得无限安慰,连忙把它折叠起来,藏到胸前两只小乳的中间。

「我们回宿舍去吧,妹妹!」

「不,哥哥,我不想回去让我在此多休息一会,我好像有点累!」

「是吗?来,让我抱着你。」

罗少良将她抱在怀里,内心有说不出的快乐,左手抚揉着她的小乳,仰面看着天上
的星辰!

「妹妹!」

「嗯!」

「星星在偷看我们!」

「让它偷看好了!」

「你不怕它笑我们吗?」

「不,不怕,我现在突然觉得,我什麽都不怕了!」

「为什麽呢?」

「因为有你,有你抱着我,保护我,我还怕什麽呢?」她伸手摸摸他的下颚,又继
续说:「你刚才给我的感觉是恐怖,现在给我的感觉是安全,尤其你现在抱着我,更有
一种安全感!」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他低头热烈的狂吻着她,两人的心跳更加巨烈。

「亲妹妹,我爱你!」

「我也是一样,热烈的爱你!」

他的手随而伸向她的下部,那小巧的阴户口,已被淫水全部的浸湿,他的手一触及
此,即有一种激动,浑身都有一种痒痒而潮湿的感觉。

他用手指伸入她的阴户,阴户内光滑油腻,上上下下的转了几下,小阴唇把他的手
指吸住了。

这使他的尖头更浓,玲活的手指左右拨弄,玩得津津有味!

她的淫水迎向他的手指溢出。

他的食指转移拨住她的花心,中指插入洞中,玲活的食指,几下拨弄,她已不能自
己!

「哥!哥………哥………哥!这样好痒好痒呀,我,我………我受,受不了啦!」

「妹妹,痒痒总比痛要舒服吧!」

「不,嗯,我不………知道!」

「不如道吗?我不信,你愿这样的痒下去,还是痛下去呢?」

「不,不知道,真的,哥哥,我不知道!」

「刚才哥哥使你痛了一阵,现在使你痒一阵吧!」

他说着在自己的左手上加工,那迷入的小洞,让他尽兴的拨弄。

那美人胎儿的妹妹,娇巧的身躯,在他的怀里颤抖起来!

「哥!哥!你,你好坏好坏呀!」

「是把你弄得舒服了是不是?」

「你的嘴跟你的手一样坏!」

她说着用手在他的腰上拧了一把,他的腰际一阵酸痛,身体一震,手指脱了她那迷
香的肉洞!

「哥!」

「嗯!」

「刚才把你拧痛了?」

「不,没有什麽!」

「真该死,我不是故意拧痛你的!」

「当然,我也不会想你是故意拧痛我的!」

「那就好了!」

他们沉默了一会,想说什麽,但又说不出什麽,只有拥抱抚摸才能代表一切。

他又重伸手向她的下部。

她也不甘落後的伸手到他的下部,手指捏着他将硬起来的灵棍。

「妹妹,你的纤手捏着它会使它更快的胀大!」

「我才不管它呢!」

「你不管它吗?可是它和你有很大的关系!」

「屁,有什麽关系!」

「怎麽,你不相信是不是!」

「当然不相信与我有什麽关系!」

「那麽我问你!你得照实的和我说。」

「好,你问吧!」

「刚才,嗯刚才你痛的时候,是不是希望它能够小一点儿!」

「嘻嘻嘻,你,你这人真坏死啦!」

「你笑了,现在你不否认它与你有关系吧!」

「才不呢,才不呢!嘻嘻嘻!嘻嘻嘻!」

「现在你还感觉不到,将来以後,你更长大一点,长成一个妇人,作起了少奶奶,
那时你就会更感觉到它与你有密切的关系!」

「你讲的什麽呀,我听不懂!」

「那麽一定需要我加以解释了!」

她不讲的点点头。

「那麽我告诉你!」

他说着咽下一口口水,回想起他的母亲和王妈。他虽然不曾乱伦,可是王妈那大
的穴儿他是尝过的,当时他虽然也曾觉得满足过,现在回想总觉挟功不够,尤其与怀里
的丽人儿相比,其分野之大,简直不可以道里记!

相反的,王妈当时的感觉是什麽呢?她穴儿的大,自然嫌他灵棍的细小,如此想
来,王妈当时的感觉自不言而喻了。

「怎麽不说了,你在想什麽呀!」

「没有想什麽,只是想,要如何的向你说起。」

「现在想好了吗?」

「好了,好了,我告诉你!」他的手指又加紧了工作继缤说:「如果你长大成了妇
人少奶奶,你对这行事当需要得更强烈,那时候不仅不会觉得痛,而且希望能有家伙能
够敲痛你,你将会嫌每个男人都细小,不能真正的过过你的瘾!」

「你坏,你坏,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他用热吻阻止了她的说话,彼此的手嘴,都加紧了工作。

罗少良的灵棍硬胀着,粗粗的被她的纤手握着,一挺一挺,有一种要冲出的意慾;
他将嘴唇伏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亲亲的妹,我们再来一次!」

「还要吗,贪心鬼!」

「傻丫头,难道你不想吗?」

她拧了他的嘴一下,已做出期待的动作,等着他的家伙的窜入。

他将探入屄内的手指拿出来,趁势将她的小腿搬起,灵棍挺挺,直冲穴儿来!

他的龟头顶着阴户口,向里一挺,她的嘴猛张一下,像似呼叫,没有呼出声来,
她的这种表现,似痛苦,又似舒泰!

他将长棍继续往里挺!

「啧啧啧!」她发出声来!

「妹妹!」

「嗯!」

「我好爱你!」

「我也是!」

「现在还觉得痛吗?」

「有一点,你不要太猛撞了!」

「好,我插进去了,你慢慢的动吧!」

他为了不使她痛苦,所以要她自己摇动!

起初她的摇动极轻而缓慢,渐渐的,泄过两次精之後,她的动作渐渐的加快,加大
,如猛起来,丝毫没有痛苦的感觉。

「亲亲的浪妹子,你不再痛苦了吧?」

「不,不会再痛了!」

「那麽,我用力来几下好吗?」

「好,好,我正有点累呢!」

罗少良吸了一口气,用力挺挺自己的灵棍,完成了一切准备。

他用尽丹田之力,抽插了几下,龟头奇热而爽快。

「啧啧啧,亲哥哥,肏得好舒服呀!」

「真的吗,亲妹妹?」

「是真的,亲哥哥,用,用,用力的肏,小妹妹再,再也不怕痛了!」

「苦尽甘来,该谢谢我吧!」

「自然,要怎样谢谢都可以。」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肏着。

「啧啧啧,亲哥哥,你肏死小妹了!」

他不答她的话,只是以猛肏作答。

「泄了,又泄了,我的亲哥,亲哥!」

他听到她的淫语浪叫,更加强了他猛肏的兴头,他的强烈,他的猛浪,一切一切的
力,都集中到了她那小巧玲珑的迷香洞。

「亲哥哥,我,我又泄了,泄了!」

「妹,浪妹妹,我,我也要………」

他的话还末说完,大般的精液已经射了出来。

「美,美,美死了!」

罗少良射过精後,如一溃败的兽,伏在她的玉体上一动也不动。

许久许久,他才休息过来。

夜已深沉,罗少良和郭雅美在校园中演完幕天蓆地的野合一幕後,欢欢喜喜地一前
一後的返回寝室,这时多数同学都已入眠,两人悄悄地上了床,在被窝内各自抚摸着自
己的生殖器,回味刚才交媾的美味。就郭雅美来说,她情窦初开,对於性的知识,充满
了好奇和刺激,回相这是她生平第一次与男人接触,而且又是在如此奇特的情况下,她
倒真的以祝英台自居,其情也痴,内心大有终生相托之意。

就罗少良而言,他虽然已经和三个女人发生过性交的经验;但是第一次是在极端紧
张惶恐的心情下完成的,故食而不知其味,胡乱地发泄了一番,所得到的,仅是关能上
的刺激,而无灵性的美感。

至於他和女佣王妈的一段性生活了可说是最长的一段,也使他得到一些满足,且在
性交方面,亦得到了不少技能;罗少良堪称天赋善根,在王妈的绉肚皮上,一经指点,
便豁然而贯通!

而今,他的性交对象与前面两个完全不同,他(她)们出於自然的结合,含有情
份在内,而且对方──郭雅美天生惠质,良家淑女,仅仅春风一度,就体味到了她的温
柔、浓贴与善良。

於是,他又想到返回宿舍时她所讲的话:「晚上她们睡觉後你到我床上来呢?还是
我到你床上去?」

「你到我床上来好了,我会硬着灵棍等你的!」

他想着抚摸自己的灵棍,果然兴致勃勃又硬了起来。

他渴望着早点看到郭雅美的光临。

他想着郭雅美的好处;她虽然声声呼痛,但是无半点抗拒之情,相反的,一面呼
痛一面又用双臂紧紧地拥抱。那小而紧的肉洞,毫无间隙的紧箍着灵棍,每一次抽送,
都带着爽身的愉快!

他抬起头来,向郭雅美的床铺望去,看到她的蚊帐微微颤动,知道雅美此时亦未入
睡!

「我的浪妹子,为什麽现在还不过来呀?」

他在心里叫着,双手握住硬挺挺的灵棍,恨不得下床跑过去猛插她!

终於,郭雅美轻轻地走了过来。

「我的亲妹妹,等得你急死了!」

「我也急嘛!只是怕她们没有睡着。」

「你摸摸看,我的鸡巴硬胀得要爆炸了!」

她拉着她的手握住自己的灵棍,那灵棍彷佛善解人意似的向她一挺一挺的。

「啊呀!亲哥哥!怎麽比先前还要大了呢?我会吃不消的!」郭雅美似惊带怜地说


「亲妹妹!它完全是你的小浪屄把它挟大的,你不要怕,插到你的屄里,你会更感
痛快的。」

「我真的有点怕,怕你再弄痛我!」

「放心吧!我的妹,不会痛的!」

说着随手抱住她,扯下裤子。右手握住她丰满的阴户!

她的阴户已是湿漉漉地,再经抚摸,浪水溢出,她软瘫在他的怀里。

「哥!………哥!」

她低微而甜蜜的轻呼着。他把热唇阻住了她的呼唤!

「亲妹妹,不要出声!」

他抱她上床,脱去了上衣,一团白肉更增加了灵棍的劲力!

她在床上仰卧着,两只玉腿,自然的扛到他的肩上,他模仿他「特约」爸爸及母亲
的一幕,作成「老鼠盘根」的姿式,将灵棍一推,「吱!」的一声,尽根插入,一点阻
也没有。

「慢!慢!哥!慢!」

他的屁股一翘,鸡巴就拔离了她的浪屄,她的臀部也随着他鸡巴的抽拔而挺高,当
他的龟头离开她的阴门之际,一股浪水自她的阴户内喷出,将龟头的海棉体,全部淹没
了!

他的灵棍经她的淫水猛然喷浸,使他觉得全身一阵奇痒,於是又将挺挺的灵棍猛插
了进去!

「哥!慢呀,我会痛!」

「妹妹,你的小浪屄太小太美了,我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

「你答应我的,哥,不要弄痛我!」

他听了她呻吟似的哀求,内心引起一种怜香惜玉的情感,就把灵棍插入她屄内不动
,暂作休息,并可减少她的痛苦!

「现在还痛吗?妹妹!」

「嗯!就这样不要动,非…………………非常的舒服!」

「我就这样一直不动,,停一下你会觉得不舒服的!」

「你的长鸡巴刚好插到我的屄心儿,现在,现在刚好,恰到好处──哥!爬下来,
爬下来揉,揉妹妹的小乳头,小乳头也痒!」

「是的,乳头痒,经我一揉就会大起来的!」

「它长大了,也是因你而长大的!」

「是嘛!亲妹妹!」

罗少良说看将身体伏下,她的两条玉腿自然落到床上成八字形,罗少良乘机将灵棍
抽出了一些,又插了进去!

「嗯!哼!」她发出娇声!

「亲亲的妹,你这两只小乳硬得够俏,我真想一口吃掉它!」

他说看用手揉揉那硬硬的小乳,将嘴就了上去,吃吸起来!

「哥!哥!这个也痛呀!你………你轻一点吮吧!」

「妹,你是真的爱我吗?」

「傻哥哥,现在还问这干吗?我………我的什麽都………都是你的了!」

「那,那你就多忍耐一点吧!」

「是的,我………我会忍耐!但你总该慢一点呀!」他转移了一个方向,吮吸另一
个小乳,被吮吸过的小乳显得更挺高了!

他看到这些奇异的变化,更加兴趣起来,不顾雅美的呼叫和痛苦,下边猛插,口中
猛吮,更加的猛烈了。

「哥!轻一点吧,我………我吃………吃不消了!」

罗少良并不顾她的呼叫,一个劲儿的猛插狠吮!

「哥,亲哥哥,你饶饶我这小浪屄吧!」

她愈叫得怜,他越加猛插。罗少良这样的凶狠与残忍是他潜在的虐待狂作祟。

他在享受她,宛如古代贵族们享受奴婢相互残杀时那样地快乐,他揉着、插着、吮
着,恨不得把她缩小握入掌心,或者吃下肚里去!

「啧啧啧!亲哥哥,你要把妹妹肏昏了!昏了!」两人到了高潮的时候,外界的一
切风声是不能参入他们的耳鼓的!

但是他们左右临床,被他们奇异的声向所惊醒,静静的听着,竟然听出了他们是
怎样的一回事。

罗少良猛力的插着,郭雅美直觉的叫着:「亲哥哥,你饶饶我吧,我被你肏痛了。
连水都流不出来了!」「哥!亲………亲哥哥!饶饶我,饶饶我吧!」

睡在他右边的苏美英,是一位高头大马的胖姐儿,听到雅美的浪叫声,禁不住的翻
身坐起,心里骂道:「好没有用的骚丫头,什麽了不起的大鸡巴,能把你肏得浪叫吃不
消呀?」

罗少良越弄越来劲,根本不考虑到对方的死活!

苏美英摸摸自己的阴户,起了一阵痉孪,喷出淫水如泉!

她听到郭雅美的叫饶声,内心有些不服,加以性慾的激动,终於使她下了床。

她肥胖的身体一扭一扭的走到罗少良的床前,拉起蚊帐对准罗少良的臀部,伸手就
是一巴掌,且骂道:「你这个人真没有良心,难道你没有听到她呼叫求饶的声音吗?」

「胖姐儿是你?」

「是我你怎麽样?我旱就对你怀疑,起了戒心!」

「胖姐儿,你,你来,你来救救小妹吧,我………我实在是吃不消了!」

「什麽!吃不消也得吃,谁要你那麽贱,给他送上门来!」

「不………不要说了,你来帮忙吧!」

罗少良此时意识到将要失去这美丽的俏人儿了。所以他把握最後的机会狠的肏了几
下说道:「美英姐来替她吧,看她这可怜劲儿!」

「不,我才不哩!………」

「不,不要说不!」

罗少良说者离开郭雅美,双手拉住苏美英,半推半就的倒在他的床上!

「好姐姐,你救了我!」郭雅美感激的说。

「没用的丫头,休………休………息吧!」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罗少良的咀唇把话塞住了。罗少良骑上她肥圆白胖的腰身
,她扭动得有如蛇蝎的爬行,罗少良握着她胸前的大乳,肥硬坚实,别具一番风味,他
伏在她的身上,有如伏在飘渺的云絮中!

他啃着她的鼻尖,右手伸下去握她的阴户,那阴户出奇的丰满,握在手中,胜过一
个大馒头的份量,这是他末曾见过的一型。

他把灵棍在她的肉缝中上下滑动,鼓鼓的阴唇,含住了半个龟头,对准了肉洞,猛
力的插了进去,她没有呼痛叫痒,也没有受到任何微小的阻,直入其深奥的内里。

「很美,很美,亲哥哥冤家,为什麽早不遇见你?早遇见你,我会死守着你的!」

苏美英经他猛力的一插,大有相见恨晚之意,立即发出这些浪话淫语来!

「胖姐儿,看你有好浪,刚刚插进去就浪叫起来,停一下,有你好看的!」

郭雅美一面用卫生纸擦自己阴后上的精液及稀薄的血丝,听到了苏美英的浪叫不服
的说。

「妹,妹!你不………不知道,他………他肏………肏得………好舒服………呀!


罗少良抽插数回之後,觉得她的肉洞生得非常适度,来回抽插,巧合他的灵棍,不
会有丝毫蹩扭和阻。

罗少良觉得更满意的,是她那两片丰满鼓起的阴唇,每一抽插,都能将他的灵棍连
根含住,使他得到前所未有的舒适和快感!

自然,罗少良的兴头更浓,振振灵棍,猛插了起来!

「喷喷啧!美,美,插得够美妙!」

苏美英被插得啧啧连声不停,一味赞美他插得美妙,丝毫不像一个处女之身的女学
生对於性的反礁,而像一位久经性饥渴的少妇。为什麽会这样呢?那只能说苏美英有她
与众不同的条件!

「现在不再说嘴了吧!我要看他把你肏死去活来!」

「妹妹,我不再贪嘴了,他………他………实在肏得太太美了!」

苏美英天生高头人马,体型肥实,其性生理亦自然而然的早热。她出生在一个殷实
的商家,父亲经常为商务而奔走南洋,母亲往往一守就是年余活寡。她十五岁那年(也
就是去年),父亲又出外三月末归,那一天她回家,在客厅里发现一顶男人的帽子,还
以为是父亲回来了,心里不觉一阵高兴,向母亲的房间走去,还末走进房门,就听到一
种奇异的声音,这种声音使她停止了脚步,仔细听来,是她母亲的声音,那声音使她的
浑身酥麻,骨节酸痒,她跑回到客厅,就瘫痪在沙发上,半天才清醒过来她的三角裤已
经湿漉漉的弄湿了一大片, 用手摸摸,手指正巧擦着阴核,又是一阵莫 名其妙的奇痒
,从肉洞内溢出大股大股的淫水!

这是她第一次手淫的经过,以後每当需要即大事手淫一番!

从她母亲房间出来的,是她素不相识的一个男人,自此她对母亲又重新的估量!

半个月後,父亲外出归来,伉俪双双到外边旅行去了,家里只剩下她和佣人,她觉
得有点寂寞,寂寞使她空虚,使她冥冥的胡思乱想,她想到父亲,想到母亲,以及母亲
那天淫荡的声音和那素不相识的野男人!

每想到此她都有些激动,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抚摸她的阴户,阴户内每次都溢出大量
的淫水!

今天她正激动得不能自己的时候,「铃铃铃!」门铃响了!

佣人去开了门,进来的是她的表弟王树松,她急忙用手帕擦乾手指上的淫水,走出
客厅迎接!

「表弟!你一个人来了?」

「是的!表姐你好。姨妈她们呢?」

「都出去旅行了,家里只有我一人,寂寞得要死,欢迎你的光临。」

「谢谢你,表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真的吗?」她妩媚的说。

「我从来没有看见你像今天这样漂亮;尤其是脸蛋儿,更红润得可爱!」

「表弟长大了,也会奉承人了!」

他们谈着进入客厅,佣人斟茶後退去。她俩一起坐在沙发上,想说什麽,又无法启
齿。

客厅短暂的一片沉默!

「表弟!」

「唔!」

「姨父姨妈都好吗?」

「谢谢你,她们都好!」

「本想找个机会去看她们的,可是我一直懒得动!」

「待表姐有了男朋友的时候,就不会再懒得动了!」

「表弟!看你这小家伙现在好坏啊!」

「我看表姐现在是有了男朋友了,不然怎会突然的漂亮起来了!」

「我要打你这调皮的小家伙!」

她说着站起身来就要打他,他也站起身来躲避,一追一逐的在客厅里兜了好几转,
终於被她追到了,她轻轻的拍打了他两下,全身都倒在他的身上。王树松为了自己脱身
及使对方躲避,就用双手抓她的双乳,怎知对方不仅没有躲避,反而全身都压在他的身
上,他倒在沙发上,俩人滚作一团,她的嘴唇已贴在他的双唇上!

一阵热烈的长吻过後,俩人生直身体,同吁一口气。苏美英说:「表弟,你有女朋
友吗?」

「没………没………没有!」他摇摇头说。

「表弟,抬起头来,抬起头来看看我!」她说着伸手搬起他的下愕继续说:

「你,你喜欢我吗,表弟?」

「………」他喜悦的望她一眼点点头。

「我也喜欢你!」她说着把他拉到怀里,又热烈的亲吻起来!

王树松比她小两岁,经她热烈的狂吻和拥抱,早已不能自己的任凭她的摆布了。

她拉他到了自己的房里,香水及脂粉气味的迷漫,使王树松陶醉得有如坠入仙境,
神魂飘荡,一切都摄入他表姐的情慾中。

她把房门闩上,解脱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裤的时候,又伏到表弟的怀中
轻吻着他说:「来!表弟,我为你脱衣服!」

「不,我怕痒!」

「怕什麽呀,小鬼!」

几个钮扣被她玲巧的手指拉开,王树松自己双臂向後一伸,右手一拉,上衣已经滑
了下来,裤子被他表姐连拉带扯的脱下,苏美英把他推倒在自己的床上,肥胖的身体压
在他的胸前!

俩人拥抱着扭作一团,她将他的内裤用脚指蹬了下来,「沙」的一声,她的乳罩也
被表弟撕破了!

她在表弟的身上,将他硬硬的灵棍用手指捏着往自己阴门里塞!

对准肉洞猛力的坐下,那十三岁尖尖硬硬的小鸡巴,被她阴唇吞没了!

她左右的摇幌起来,又挺起肥圆的臀部,上下抽插。

形成如此「倒载」姿式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站在主动的地位,男方完全是被动的


她感到无限的快感,因为那小鸡巴的抽插,总胜於手指的扣挖,手指真的有很多不
便的地方,且不能深入其境。

她的臀部摇摆抽插着,溢出的淫水迎头浇上那小鸡巴头上,小表弟无法控制的丢了
精,苏美英坐下去,让那精液,热腾腾的射进她的子宫内。

「表弟!」许久之後:她呼呻着。

「唔!」

「舒服吗?」

「我!我不知道!」

「嘻嘻嘻!可爱的傻表弟!」她又狂吻着他。

这是她在性方面的第一次经验,如「强奸」似的经验!

以後的若干日子,小表弟常常来陪她,也比以前调皮得多,但她总觉得不够刺激,
他年龄太小,身体不够成熟,无法给她更多的刺激和满足,一次比一次乏味起来。

後来她在学校住宿,表弟早已被淡忘了,当性慾冲动的时候,仍然以双手淫乐一番


在此间宿舍的六个人中,她是最成熟的一位,她对罗似玉的参入其中,早就有所发
现,但是她们好像有所不愉快似的隔有一段距虽,认为自己的「有所发现」,不过是一
种疑心罢了!

怎知她的发现竟是正确的,罗似玉是她们中间的梁山伯,而且让郭雅美抢了先,如
果不是郭雅美这小骚货吃不消而呼救求援的话,她对罗似玉的情况仍旧不能明了,那还
不知什麽时候才能得到他,甚或根本无法得到他。

由於她长久的饥渴,由於她不能先得到罗似玉的妒恨,更由於罗似玉比她表弟大上
几岁,他那灵棍的发育亦未成熟,所以一经罗的抽插,即淫水如泉,浪叫不已!

罗似玉对於这位胖姐儿的一身肥肉特别感觉兴趣,灵棍插插,双手握握,口儿吻吻
,牙齿啃啃,加以几声浪叫,使他有说不出的惬意!

「哥………哥!你肏得我太………太舒服了,比………比起我那表弟来,要……要
美………美得多!」

「哥………哥!你还有这麽大的力量,我又丢………丢精了,再………再肏我就累
死啦!」

「第四次丢精了,你………你的鸡巴,就………就像顶着一炬火把,把………把我
的屄儿都给烧………烧得火辣辣的!」

睡在她们身侧的郭雅美,休息了半天,已经恢复了疲劳,听到苏美英也如此的浪叫
起来。又想到她刚才骂自己无用的话来,於是说:「浪姐儿,你现在也浪够了吧!是不
是也吃不消了呢?」

「我………我……」不是痛,只觉得有些累,丢………又丢精了,丢了五次精了,
他………他一次都………都没丢!」

「这正是他的厉害,现在该服了吧?」

「我………我………服………服了!」

适於此时,室内灯光大亮,另外三位同室的同学,亦都赤裸着身体,笑嘻嘻的站在
罗似玉的床前。苏美英和郭雅美害羞的用棉被盖住头脸,罗似玉则挺着越插越有劲的鸡
巴跳下床来。

「把灯关掉!」

他抱住一个,向另外的一个说。那一个遵照他的指示关息了灯火。

他搂着的是她们同室中最小的一位,他将她的左腿掀起,使她的阴门大开,他对准
那小小的内洞,左手抱着她的臀部,猛一用劲,硬挺的灵棍,插进了一半。

「啊呀!我的亲哥哥,饶命,饶命,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罗似玉听了她的求饶声,少微一顿,心里想!女人都是一样,不搞她的时候,她比
谁都要浪,待真的搞起她来,又呼天唤她的求饶; 他想着,有点好气又复好笑,於是把
心一横,加上几分劲力猛搞起来。

这一搞非同小可,只听她「啊呀!」约一声,就昏了过去,阴户的鲜血直流如注,
他连忙将灵棍拔了出来,灵棍上殷红一片。被她的鲜血浸湿了!

「开开灯!」

罗似玉叫着,灯光随即亮了起来,站在一旁观看的两位女同学都吃惊了起来!

「不要怕!这是处女膜破裂的关系。」

罗似玉说着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亲,看她仍昏迷不醒,就将她抱上床去,让她好好的
休息!

他回头拥抱另一位女同学,这位女同学目睹刚才的凄惨景像,仍余悸未消的说:「
不要站在这里搞,我怕,我们到床上去搞好吗?」

「好,我的浪人儿,只要你给搞,到什麽地方搞都可以。」

他们俩上床,罗少良又命令着说:「关灯!」

「拍!」的一声灯光熄了,挺挺的灵棍已是识途老马,毫不考虑的向它应走的方向
挺去!

「慢,慢慢搞,哥,我痛!」

罗似玉搞几个,都是如是的呼叫着,所以他听了这些叫痛呼痒的话,不再稀奇了。

此时罗似玉已经挺战征服了三位女同学,可说已经激动得到了顶点,什麽东西都无
法顾及了!

他的灵棍冲破一些阻,已经深入其境,女的刚才巨烈的顶痛,也已消失,现在所
有的,是微微的痒痛,这痒痛,美得她拥抱住罗似玉直呼叫!

「亲哥哥,你真会肏,肏得我好美好美呀!」

「妹妹,你没有痛了?」

「没有了,刚才痛,现在美起来了!」

「那麽,你用力挟吧,我就要丢精了!」

她伸直双腿,鼓起臀部,小肉洞彷佛更加的小起来了。

插!插!罗少良用出所有的劲力,,猛力的插!突然,插了进去,龟头顶着的子宫
,不动了!一大股的精液喷出,喷到她的花心里。罗似玉泄精後彷佛一只斗败的野兽,
伏在她身上,将头放在她的肩膀。时间默默的过去了数十分钟。


另一个急得不耐烦的等着。

看他们许久没有了动静,内心有些不悦,起身把电灯「拍达」的一声打开!全室随
即通亮,开关打破了平静,明亮的灯光照着他们,他们俩才从沉醉中醒来。

「好,你们俩个痛快了,就不管别人了!」

「喔!对不起,对不起!」

罗少良连忙坐起身说。

其他四个经过罗少良抽插的同学,都不再说话,也许是过足了瘾,进入梦乡了吧!

罗似玉今天特别的兴奋,连续击散四位女同学,先後泄了两次精,就是他有再强壮
的身体,也会疲累的。现在,他看到这位期待已久的女同学,於心有点不忍,为了不使
她扫兴,勉强的支持着身体,下了床扶着她,坐到她的床缘说:「妹妹,来,在我的怀
里休息一会吧,我有点累,休息一会再弄好吗?」

「唔,不!她们都轮到了,为什麽弃我而不顾呢?」

「亲妹妹,我不会舍弃你的,只是我需要暂时的休息罢了。」

她不再说什麽,温顺得像只小猫似的伏在他的怀里,躺在她的床上,相互抚摸着。

他在她的心乳上揉了几下,就停止了动作,然而她兴趣浓厚,伸出纤手抚摸他的
阳具。

那小巧的手指,有它的巧妙之处,抚着他的灵棒,如获珍宝般怜惜!

然而,他那阳具怎样都振作不起来,过度的兴奋与疲劳,使他必须有一段时间的休息!

「哥!你怎麽搞的, 这麽半天还硬不起来?」

「明天可以吗?让我好好的休息,明天第一次就搞你!」

「不吗!我要你现在搞,现在起来搞吧!」

「好,我起来搞,好浪的亲妹子!」

罗似玉爬起身来,用右手勾住她的身体,想藉肉体的磨擦,激起性慾的振作!他的
灵棍已经有些振奋,半硬不硬的骑上她的身子在她的肉缝中滑行。她的淫水早已溢出,
润泽着肉缝,使肉缝内生出奇异的温度,把那半硬的灵棍,立刻泡胀起来!

罗似玉的精神也兴奋起来,用灵棍几度挑动阴核之後,她的淫水「拍拍」的流出,
於是对准肉洞猛力一挺,灵棍已经进去了一半。

「啧啧啧!」

她发出啧啧的声音,咬紧下唇,让罗似玉将灵棍插进一半。

「好妹妹,痛吗?」

「嗯,有一点痛,…………但是又不像痛!」

「这话是怎麽说呢?」

「是说再痛我也要为你忍受着,只要你觉得舒服就行!」

「真谢谢你,你对我这样好!」

「你也对我好,我会使你更加舒服的!」

「当然,我会对你好的!」

随着他的话,抽送了起来,以表他对她好的实践,她脸上的表情非常奇特,说不出
是痛苦?畅快?舒服抑或哀怨?但每一种成份都有,是集了多种情绪而显现的表露。

他们不间断的抽送迎合着。

如是的进行了一个相当长久的时间。

「哥,哥!慢,慢一点吧!我的浪水流得大多了,现………现在,已经流到肛门里
了!」

「好妹妹,你用纸擦一下吧,我的鸡巴是不愿意拔出你那美好小巧的内洞的!」

她把眼睛翻了一翻,伸手从枕头下抓了一叠卫生纸,在自己的臀下擦了两下拿出来


「你看,都是血!」

「她们几个都有,不过你的最多。」

「出了这麽多的血,难怪这样的痛。」

「不要紧的,以後就永远不会再出血了。」

「我相信你这话,你用力插吧,只要有你每天晚上来插我,流再多的血,也是无所
谓的!」

「好妹妹,你真的肯为我牺牲!」

「唔不,这不是牺牲,是………是享受,享………受!」

他想不到这小人儿竟是如此的会灌迷汤!於是他加足马力,猛狠的抽插起来。

罗似玉越插越有劲,下边的那个灵棍勃然昂奋,一下子都插到她的花心里。

她已被插得昏了过去,阴户淫水直流,平瘫在床上,不醒人事的让他继续插下去。

他也觉得累了,看到自己将她插得昏迷过去,也就伏在她的身上睡着了。

…………………………

上一篇:走向落的高中生 下一篇:老师晕了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