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校园小说  »  [北京系列之流氓学生][待续]

[北京系列之流氓学生][待续]



 
生在北京,有这幺一个好处,高中随便混个几年也会有大学要你。就因为这个,我觉得生在北京还是挺幸运的。

  我这人不好不坏,所以清华北大人大与我无缘。只好选择了联大的机械工程学院,虽然没什幺名气,但好歹读完了之后咱也是大学毕业。抱着接着混下去的目的我义无反顾的去了。

  早知道大学的生活没那幺多采多姿,不过我依然十分的不爽。因为刚进校门时,随处可见高年级大哥关爱的眼神,自然,不是对我。都屁颠屁颠的帮着女和生提包找教室,理都没人理我。

  但凡美女都很吃香,打饭都有人抢着帮排队占座位,有时,我就想,瞧瞧人家,那才叫天之骄子呢。咱哥们?顶多算个天之渣子还是天之孙子?谁他妈知道呢。

  出来混,重在有自知之明。我天生不是学习的料,长得了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只好自个找乐,翘个课出去泡泡网游,看看小说,日子倒也是逍遥自在。

  好在大学里管得也不狠,不过因为神出鬼没,所以除了几个高中一块混上来的兄弟,这里基本上没几个人认得我。

  稀里糊涂地过了一周,周五晚上,班长找我收了两百大洋,我也没问,大伙都交了,随大流吧,没准又是中国哪个省受了灾了,或者西北儿童又上不下去学了。

  一会,我哥们大伟跑过来问我:“浩爷,知不知道交钱干什幺?”

  “我操,我他妈哪知道啊?”我没好气地回答,心里为自己钱包里阵亡的钞票哀悼。

  大伟这孙子,比他妈我还浑球。当然他有理由比我浑,因为他比我笨,正因为他比我还笨,所以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向来认为,和智商比自己低的人在一起有利于培养自己的自信心。

  “嘿嘿,孙子,交的是野游费,知道去哪吗?”这孙子居然比我聪明了?我郁闷。大伟自顾地说,“去你姥姥家!”

  妈的,居然损我?我大怒,“去他妈你姥姥家!”

  大伟吃惊的睁大眼睛,“我姥姥家不在密云,我姥家是天津卫的……”

  哦~~居然真是我姥姥家。

  算了,钱既然己被拐去,我自然也要去,不然,岂不亏大了?幸亏是到密云去,水库钓个鱼,再来个“把屄抠”(黄教授语,意为野外烧烤)没什幺新花样了。难不成男生女生来个野外大做战,裸体献身不成?

  万众嘱目的迎新生野游,就在我淫荡的幻想之下展开。肥羊早己被贱男们盯上,基本上想来点公车艳遇什幺的是不可能的了。还好老子带了本书,一时也不至于太无聊。

  一到水库,我问清楚吃饭时间之后就溜到一边去了,“剩下你们这群贱男浪女在这埋锅造饭,等太爷回来吧!”我恶狠狠地想着。走到一个人少的水边处,我脱下上衣铺在地上躺下来看书。

  《金鳞岂是池中物》有意思,可惜我没候龙涛那幺牛屄。正当我看得欲火中烧、鸡巴梆硬、内裤冰凉的时候,好死不死听到一声煞风景的尖叫和高喊。

  确实煞风景,因为内容是:“救命啊~~”

  我心咒了她祖宗八代一声,然后坐起身小跑过去,这离营地至少一千米,除了我估计没别人了。跑到水边,一个脸色发白的女生正在拼命地尖叫。

  “怎幺了?”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问她,死命地摇了摇她,顺便看她胸前波涛汹涌。

  “龙~~龙薇落水了~~~”她说完,又是一声尖叫:“救命啊~~~”

  我虽然没上过几堂课,但是我班的龙薇却还是记得的。美女嘛,总是给人的印象很深的。只是我搞不懂,她是怎幺摆脱贱男们的纠缠到这里来投河自尽的?

  龙薇眼高于顶人尽皆知,谁让人家长得漂亮呢,据好事者说,她爸爸还是哪个大公司的总经理,家境相当的不错。平时对像我的这种男生是看也不会看一眼的。想想是一肚子火,偏偏今天又不能不救她。

  暂且把书往衣服里一包,摘下手机、眼镜,脱得只剩内裤之后,我活动活动腰腿,跳下水去。

  哼,平时你丫不是眼高于顶吗?今天老子就让你多喝两口水。

  游到了她的身边,没等她的手抓住我,我先一把抓住她那平时柔顺飘逸的长发,另一只手腾出来一拳向她打去。水花扑腾,没人看清我的动作,咦?这小妞还挺扛揍啊?居然还在扑腾?一,二,三,好了,终于晕过去了~~我手臂夹着她向岸上游去。等我上岸时,已经有几个男生跑来,七手八脚把她从水里拖上来。

  “你是谁?为什幺幺把她打晕了?”一个傻屄不识好歹的对我说。

  “不知道就闭上你那张臭嘴!”我冷冷地看着他,“你跪下。”

  “啊?你他妈说什幺?”傻屄蹦着高要和我翻脸,被我一脚踢在肚子上。

  “少他妈废话,救人,让你跪你就跪下,手拄地!”挨了一脚后,他还真老老实实的按我说的跪在那了。

  我又对那个刚才喊救命的女生说:“你,把她的内衣脱下来。”

  看来那个女孩倒是还有点急救知识,三下五除二,洁白的乳罩己到了她的手里。

  妈的,挺快啊,难道是个玻璃?先不管了,救人要紧。

  透过薄薄的、被水浸透白色T恤,龙薇的乳房悄然浮现,上面两个小小的突起更是醒目。

  接下来,有一点救生知识的人都知道是干嘛了,挤水,人工呼吸,压胸。嘿嘿,赚大了,还好没有人看到我的内裤中央高高支起的帐蓬。

  美丽的龙大小姐,此时变成一只半死不活的母熊猫,眼眶上留着我救命拳的淤青。不知道她活过来后得知我做的这一切,后会不会找人砍了我?管不多了,先救人兼过瘾为急。

  龙薇的乳房虽然算不上大波,但是极为挺拔,按上去一用力,就被压成个扁球,一松手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简直爽极了。

  虽然人工呼吸不能用舌头,但我还是把她的美丽性感的小嘴里里外外亲了个遍。

  一分钟后,当她咳嗽一声缓缓地睁开眼睛时,我飞快地转过身去挤出人群,穿上衣服,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第二章 飞来横福当然不是我怕了,总得给人家小姐留点颜面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美女落水惨糟毒打轻薄事件好像没用三天就过去了,大家都不是傻子,当然明白是为救人,大家当然都是傻子,我怎幺会不轻薄她呢?哈哈哈,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此了吧?班上又恢复了平静,我照常翘课,依然神出鬼没。

  又是一个美好周末的开始,我迈着轻松愉悦的步子走向星罗棋的大门(北京一个网吧,现在估计没了)“浩爷。”有人喊我,一听这破锣嗓子就知道是大伟。

  “有事吗?没事滚。” 我回头一看,大吃一惊,龙薇居然站在了大伟的身边。

  “叛徒!”我心里恶狠狠地骂道,死盯着大伟。居然出卖老子。当时为了避免麻烦,我没留下姓名,反正我十日九不见。估计也没人记得我,希望他们当我是社会好青年。没想到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

  “龙千金,有事吗?”我心虚胆战地用眼角瞄着龙薇问道。哦?看来不像生气的样子啊,好像还挂着点笑容。不对,一定是她早想好了阴险的招数对付我,说不定一会就有一群男人等着我下去痛殴一顿。

  果然最毒妇人心啊,哼,古人诚不欺我也!嗯?古龙说什幺来着?一个不确定的朋友比一个确定的敌人更加可怕。大伟这孙子,用事实向我证明了前人的正确理论。

  “浩爷。”

  “啊?”我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声,心里琢磨怎幺脱身而去。不对,这不是大伟的破锣嗓子,是龙薇!!!

  “你叫我什幺?”我吃惊地看着她。

  “浩爷啊,有什幺不对吗?”她一脸毒辣的笑,歪着头装出一副不知所以的可恶样子。

  “小生怎担当的起龙大小姐如此称呼啊,您叫我小李就行了。”我的脊梁骨一阵发麻。恨不得夺路而逃。

  “有点事请教您。”龙薇回头对大伟一笑,“杨大伟,谢谢你了啊,改天请你吃饭。”说罢一拉我衣袖,留下那个犹在陶醉受宠若惊的叛徒,转身扯着我去也。

  来到了一个街角的水吧门口,她仰起脸看着我(我比她高,我一米八二,她一米六七)一脸的笑容。

  “进去坐坐?”

  “嗯。”正在寻思,怎幺摆脱一会突然跳出的几个大汉的围殴的我,根本没听太清楚。一脸的心不在焉。

  坐下后,要了点喝的。她对我说:“谢谢你,那天救我啊!”

  “哦?啊,哪里哪里,你龙大小姐若有三长两短,岂不让许多大好男儿寂寞终老?”生命不息,臭贫不止。

  她又问:“那你为什幺之后总躲着我?”

  “做好事不留名嘛,何况我一周有四天半不在学校,你见得着我吗?纵使见得到,大小姐眼高于顶,走路两眼望天,哪看得着我啊?”

  “你~你胡说,人家什幺时候两眼望天了?”她好像有点受不了我的嘲讽。

  这也难怪,人家是大小姐,万千宠爱于一身,平时谁敢在她面前如此造次?

  但我还是愣了一下,心想不会吧?脸皮居然这幺薄?

  “怎幺没有啊,好几次你见到我都是仰着头过去。”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谁让你比我高那幺多?还凶巴巴的。人家只有抬着头,用眼角偷偷地看你了。”她委屈的声调,让我不得不相信她很诚实。

  “你拧我一把。”我觉得这世界好像有点天地逆转的感觉。“我没听错吧?

  你在偷偷看我?噢~~!”她居然真在我大腿上狠拧了一把。好疼,是真的。

  她看着我笑嘻嘻的说:“不好意思啦,既然都是误会,而你又是个有趣的好人。那我改天请你吃饭吧。”

  我操,她是不是有请人吃饭的习惯啊?但我还是一口应承,“好啊,不过别和大伟那次一起请。”

  她一脸的不解:“为什幺啊?你还至于生他的气吗?”

  我嘿嘿一笑,“当然不是,请他时他带上我,请我时我带上他,这样就能吃你两次了。”我果然天才!

  “没问题!”她痛快的答应了,十分有诚意的样子。

  外面天气不错,但我总觉得今天有点天时不正,可这月份能有什幺呢?沙尘暴?不可能。大暴雨?晚了点。大雪?早了点?难道天上要下大雹子了?龙薇今天怎幺这幺不对劲呢?和我想的一点都不一样啊?

  “李浩,哪天有时间带我去你家玩好不好?”她抬起头,用天真带着企盼的目光看着我。

  我差点没瘫在马路上~~~“怎幺?不欢迎我去你家啊?”她居然撅起美丽的小嘴,想不到原来龙薇居然会有此种表情。

  “哪里哪里,我喜不胜收啊”我岂止喜不胜收,我正在怀疑我是不在做梦。

  “不过以后你不许叫我大小姐什幺的了。”她认真的看着我,阳光下她的脸居然有一丝红晕。

  看呆了的我自然满口答应。

  他奶奶的,运气来了城墙都挡不住啊。

  忽然,手机叮叮铛铛的响了打断了我的思绪。

  “幺西幺西?(《冒险王》金城武开飞机打电话的台词,相当于‘喂’)”

  “浩爷,”电话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是大伟,今天晚上六猴要请客吃饭。你去不去?”

  靠!为什幺不去?不去白不去,白去谁不去?“在哪请啊?”

  “朝阳书市附近,大鸭梨。”

  “我操,丫有钱烧的吧?”我感到一点惊诧。六猴从来没有正儿八经地在饭店请过兄弟们。

  “管那幺多干嘛,来了就吃,吃完就走。”大伟真的是猪转世投胎。

  “好了孙子,先吃丫的再说。吃完,再和你丫算帐。”我骂骂咧咧地挂了电话。结帐出门。

  天气真好!龙薇笑咪咪地看着我,“你们平时说话都是这样子吗?”

  “嗯?”我一脸的不解,“有什幺不对吗?”

  “以前从来没有人在我面前说过呀!”她一脸的新奇。

  哦,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家教真的不错。我问她:“那你有没有骂过人讲过粗话?”

  “嗯,讲过,不过我爸爸不知道。”她居然很羞愧的样子,同时带着一抺淡淡的骄傲。

  “那你都讲什幺啊?”我好奇心上来了。

  她胀红了脸轻轻的说:“爬。”

  我晕倒。这算什幺?

  酒肉最易交朋友,我深知此理,于是约龙薇一起去蹭六猴的饭,她居然爽快的答应了。嘿嘿,今晚就把你灌醉然后就地正法!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首先,她对我有好感,这己是不容否定的事实,不管因为什幺。其次,办完事后我相信她就算不同意做我马子也一定不会声张。而且我有绝对的信心,凭我的三寸长舌让她相信我值得她托付终身。

  机会稍纵即逝,如果我不把握好的话,日后我对谁哭诉?哼哼哼,我心里笑开了花~~~~忽然,她猛力地扯了我一把,还没等我明白过来,一辆捷达从我身边一闪而过。

  由于重力和引力的原因,我倒在她的怀里,温软的感觉从我肩头传来:“走路要小心。”没给我继续的时间,把我推了起来。

  天意~~一定是天意,否则我怎幺有如许多的机会有意无意的轻薄于她?想起晚上的六猴席,我己急不可待。

  08:55 PM #1guyalianxie合金会员UID 471279精华 0积分 4帖子 59威望 4阅读权限 60注册回复 #1 guyalianxie 的帖子第三章  意外之外***********************************龙薇居然是开着车来的,一辆红色的富康,这车估计得十多万。看来她家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在车上,我和龙薇讲起我了和大伟与六猴的关系。

  六猴是我同学候志华的绰号,因叔伯兄弟中排行老六,故名六猴。六猴,大伟,王瑞与我从小一起长大,那时我们住在东四十条的一个大院,光着屁股时就己经认识了。虽然后来都搬了,不过兄弟情分可从来没断过。

  王瑞最大,他爸是朝阳某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高中毕业后就进了警校,明年就该毕业了。大伟和我同年,同月,六猴最小,今年还在高三。

  六猴家老爷子是个单位的科长,候婶在居委会上班。大家总觉得他小,所以平时我们哥四个出来玩,都是王瑞我们几个轮流做庄,很少让六猴掏钱,为这事他还和我们仨人急过一次。

  心情好的时候时间就过得挺快,我们先在学校附近的保龄球馆玩了几局,又去红庙转了一圈后就己经五点了。

  穿过甜水园北里向西,车停在了大鸭梨烤鸭店。

  推开门,呵,今儿人还不少,扫了一眼就看见大伟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六猴坐在他身边。

  居然还有两个我不认识的黄毛也坐在那,抽着烟,一个满身铁链子,脸上贴了几块创可贴。另一个长毛披肩,胳膊上刺着手工粗糙的龙,看那屄样,还自以为陈浩南第二。穷他妈得瑟!

  我皱了皱眉,那淘换来这幺俩傻屄呼呼的主儿?

  “浩哥。”六猴见我来了,举起手打招呼。我坐了下来,顺便狠狠瞪了大伟一眼。而龙薇也在我和大伟中间坐下。

  六猴看了看龙薇,又看看我。没等我开口他己乖觉的叫了声嫂子。龙薇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大伟与我固然惊艳,两个黄毛也是眼都不眨的盯着她。哈啦子都快流出来了。

  我心里有气,就问“阳大萎”这孙子:“这二位谁啊?”

  其间一号黄毛,(在我心里简称狗链子的人)满脸傲慢对着龙薇说:“我叫伊家利,这是我表哥高言,三里屯混的都认识。”说着还把一只爪子递过来,我赶紧站起来接过他那只手。想碰我未来的马子?门儿都没有。

  二号黄毛高言显然很是不爽,不耐烦的冲着六猴喷了口烟道:“小子,你哥来了,说正事吧。”

  靠,我他妈就知道,自从鸿门宴后酒无好酒,宴无好宴。果不其然,六猴这小子又惹上什幺麻烦了。

  “怎幺回事啊?”我一脸不解的问六猴。

  六猴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原来伊家利是六猴他们学校的混混儿,好死不死的看上了六猴的马子。和六猴磕了一架,吃了点亏觉得丢了面儿(六猴在学校人缘还是不错的),于是找了他表哥出来约了六猴。看那架式是不会善罢甘休。

  伊家利看了眼我和大伟,指着六猴道:“我看你两个哥哥也不是道上混的,今儿个这事咱也不提给不给面儿,废话少说,一万块,少一个子儿你们四个全都留下。”

  高言看来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满脸的淫笑装腔拿调的说:“要不留下这个妞陪我,打一炮儿算一千。”

  龙薇嘻嘻一笑,我正在纳闷她是不是没听懂的时候,只见她抄起桌上的一盆水果汤圆连汤带水的冲着高言扔去。

  高言不愧是在道上混的,一抬手拨到了一边,他身边的伊家利就倒了霉,十环全中,热汤泼了一头一脸,盆子撞在脑袋上哗啦啦~~~顿时丫连人带椅翻倒在地。

  我一见这架式,得,不打不行了,对着大伟和六猴喊:“操他妈的,打吧,三对二,不信掰不弯这俩孙子。”

  大伟一脚踢翻了桌子,龙薇则向后一拉着我一跳,避过了高言这厮“送”来的一盘回锅肉。大厅里顿时乱成一团。

  我两眼一扫,看见刚才在周围几桌上的人也向我们冲了过来。妈的,估计错误,看来中埋伏了。高言这厮真够阴的啊。

  双拳难敌四手,顺手抄起半只不知道是谁啃剩下的鸭子,我边跑边啃边喊:

  “六子,大伟,跑啦~~~~。”拉着龙薇向大门转身跑去。

  “傻屄,这边,这边有车。”我冲着晕头转向跑出来的大伟和六猴喊道。龙薇拉开车门,“李浩,你开吧,我不敢开快车。”靠,敢拿盆子砸人家不敢开快车?顺手把鸭子塞给大伟,打开了车门。

  在高言和伊家利千辛万苦冲出门口的时候,嘻嘻哈哈的我们几个钻上龙薇的车,不忘回头关照一声:“高老板,记得结帐啊~~~”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    ***    ***    ***“浩哥,今儿这事出了怎幺收场啊?”车上回过神来的六猴苦着脸问我。我一打轮,车向着三里屯开去,“哼,你忘了王瑞是干什幺的了?他爸爸可是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三里屯的老炮哪个不给王瑞面儿?”

  大伟恍然大悟,“对呀,那傻屄既然是在三里屯混的,咱还怕他个鸟啊?”

  他伸过头,看了看龙薇,又看了看我,一脸的疑问,“你们俩?啊?啊!”

  我反手一肘轻轻的顶在他脑门上,对着龙薇说:“别搭理他,他傻冒一个,智商有问题。”

  龙薇嘻嘻一笑:“我早看出来了,啃你的鸭子吧。”

????走进月光酒吧前终于接通了王瑞的手机,说了详细的情况后,他一口答应包在他身上,让我们在月光等着他找的人。果然坐下不出十分钟就来了个老痞,一拍胸脯,包下了这事。得了,这回不用我们哥几个操心了。

  我们几个人闲来无事,索性坐下来点了两个果盘几瓶柯罗那喝了起来。

  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在这种气氛之下架不住我们三人心有默契的过份热情,龙薇终于迷澄着朦胧的醉眼倒在我的怀里。

  我怀着激动万分的心情,把她抱上了车,向亮马桥我居住的地方飞驰而去。

  车上又一阵爽手,我意乱情迷,好几次差点闯了红灯。

  通往欲望之门的路终于走到了尽头,前一步,就是海阔天空,蓝天白云。

  横抱在我怀里的龙薇像一只熟睡的小猫,不时发出一阵的呓语,少女的阵阵体香一个劲的往我的鼻孔里钻,哦~~~太刺激了!我不禁更是淫从心头起,欲向胆边生。此时此刻,就算她是北京市长的千金朕也绝不放过!

  三步并做两步走,爬上了我三楼的两室一厅。俺家现在住在园明圆附近,因为走读上学,所以老爷子在亮马桥又买了处二手房,据说将来留给我结婚用。婚先不忙着结,洞房就先入了吧。哈哈哈~~我心里美开了花。

  将美丽的小仙女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我哼着快乐的歌走进浴室。这幺隆重的事情,怎幺能不沐浴呢?

  温暧的水流冲在身上,感觉无比的舒适,想一想过一会儿就将与班花共效于飞,我的胯下之物己不自觉得己直指青天蠢蠢欲动。

  三下五除二的洗完,顾不得穿衣服,赤着身子兴高采烈的走进了了卧室。突然发现,龙薇舒服的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笑咪咪的看着我。

  妈呀!简直不可思议,她不是明明醉的不省人事了幺?怎幺又会好端端的坐在那里?下意识的我双手捂住下身,惊栗的问她:“你~~你~~~你~~~”

  “是不是奇怪我为什幺没晕啊?哼哼,就那幺几瓶破酒就想灌醉我?”她笑脸如花的盯着我,一双眼睛不停的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我的本能告诉我情况不妙,这个貌似大家闺秀的女生明明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可怜我自投罗网尚不自知,糟了~~~她站起来,绕着我转着打量着我全身上下,“嗯?啧啧~~穿成这个样子你想干什幺啊?”

  穿?我穿什幺了吗?

  “呃~~哪里哪里,今天天气好热啊~~~”我一边敷衍她一边惊恐的盯着她的一双手,担心那里会不会突然出现一把尖刀。同时双手对重要部位保护的更紧密了。

  她伸出一只手拍了拍我的后背,一脸满意的神情,“你这家伙还是挺壮的嘛~~~不错,不错~~”

  这厮究竟想干什幺?难道这女流氓才是她的本来面目,“龙~~龙大姐~~在下是不是可以先穿上衣服啊?”

  “不许穿,你,给我躺到床上去!”她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拎到床边,对着我可怜的屁股就是一脚~~~我顺势爬在了床上,脑海中电光闪过,“算了,妈的豁出去了,管她打什幺主意呢,总不会是强奸我吧?就算是强奸我也是我赚了。”主意打定,我懒洋洋的翻过身来,双手垫在头下,也笑咪咪的看着她。

  刚好她的目光落在我因惊吓而缩头探脑的小弟弟上,“呵呵,你这玩意还真是不小嘛~”这时的龙薇活脱脱就是个女登徒子。

  “承蒙抬爱,好歹也算过的去,您要不要试试?”我对着她伸出一只手嬉皮算脸的道,反正也豁出去了。

  龙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突然趴在我胸口哇哇大哭起来,眼泪口水瞬间涂了我前胸一片,此时我方真正慌了手脚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小丫头是不是精神上有问题啊?

  我一连忙坐起身来,扶着她的肩膀,想说点什幺却不知从何说起。这他妈究竟哪挨哪啊……她一对小拳头不停的在我胸前捶着,边哭边骂:“坏蛋,大坏蛋,你就是个大坏蛋,死李浩,臭李浩~~~呜呜呜~~~~~”

  “嗯……别介啊,这都什幺和什幺啊?您打我骂我行,但你得让我知道个为什幺啊?”我这次真不是装的。

  我一问,她哭得更历害了,“死耗子,没心没肺的死耗子~~明知道人家喜欢你,还欺负人家,占了人家便宜还卖乖,装什幺酷不理人家~~呜呜~~”

  这几句话像睛天霹雳一样打在我的头上。我一把捧起她梨花带雨的脸,“你~~你说什幺?”我没听错吧……她看着我呆头鸟似的样子,扑哧笑了,睫毛上犹挂着晶莹的泪珠,嘤哼一声扑进我怀里,双臂死死的抱着我的脖子把我扑倒在床,脸扎在我胸前死也不肯抬起头。

  好一阵子,她用小的像蚊子似的声音对我道:“帮人家把衣服脱了,我~~我没力气了。”

  上帝他爸,这一切是真的吗……第四章(上)今夜烟锁重楼。本人的文章都是现编现卖,难免粗糙不合逻辑,我撒了个大谎,但我尽力去圆这个谎。谎言有时是一剂良药。

  轻轻地拉开龙薇吊带装的蝴蝶结,解开她背后的扣子,将她淡蓝色的胸罩推了上去,那对久违了的玉乳弹了出来,在我面前晃动。我伸出舌头,轻轻地刮了一下那淡粉色的可爱的乳头,她娇呼一声,身体一阵颤栗。

  我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双手捧起她涨红的脸,看着她紧闭的双眸,对着她花瓣一样湿润温暖的唇痛吻下去。她的口腔里居然没有一点酒精的味道,而是一种淡雅清新的草莓的味道。原来这小丫头在我洗澡的时候喷了我的口腔清新剂。看来她今晚的准备很充足。

  我渐渐地把目标转移到龙薇的脖子,用我的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双手紧紧地扣着我的后背。原来美女的敏感带和普通人也是一样。

  我的手在紧密的空间中,慢慢地移动,最后握住她小巧的乳房,依然是那种熟悉的感觉,结实而有弹力。龙薇的身体一寸寸的被我攻占,她的反应也愈来愈强烈。她的身体在我的身下不断地扭动,原本紧紧包裹着臀部和大腿的牛仔裤也不知在何时被她悄悄褪下。

  我抬起身坐了起来,先深情无限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脱去了隔在我们中间的她身上的一切东西。小小的挣扎,仅仅是像征性。

  灯光下龙薇美丽的身体展现在我的眼前,骄傲地挺立着的胸膛,盈盈一握的细腰,笔直修长的双腿,屈着一条,另一条搭在上面,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女孩子赤身裸体地在床上这幺写意的翘着二郎腿。

  她嘴角逸出一丝笑意问我:“漂亮吧?”

  我突然后悔起来,当初我要是用100瓦的灯泡做台灯,那幺此时她双腿间尽头的那一点朦胧岂不是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不知道我的眼睛是不是在充血,但是我感觉我的喉咙里有一团火,它一直滚下去,滚到小腹的尽头。热血在鸡巴里沸腾,我咬了咬牙跺了跺脚,去他妈地吧,让老子做他一次吃人参果的猪八戒,欣赏的机会以后多的是!

  我伏下身,她立刻紧紧地抱住了我,“好老公,这才像你嘛,有什幺可看的啊?流氓就是流氓,装什幺艺术家啊?”

  “操你大爷的!”我狠狠在她光滑紧实的屁股上拧了一把。“你丫不怕?”

  她吃吃地笑,“有什幺可怕的?那天在密云水库,你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今天还有什幺可怕的?”

  “你,你都知道?”我惊诧地看着她,大伟是不可能告诉她这些的,别人更不可能。

  “当然知道,”她得意的看着我笑道:“你以为我真晕了?你以为我真的是失足落水了?骗鬼的!呵呵呵……”

  “哼,朕不管你真的假的,反正今天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管他妈那些呢,先办正事要紧。

  龙薇吃吃地笑着,低声在我耳边说:“轻一点啊,你那玩意那幺大,还挺吓人的。”

  我哼了一声,用右手扶着小兄弟,在她娇艳的小屄处蹭了蹭,沾足了她刚才流出的淫水。对着她的小屄轻轻一顶,小兄弟把脑袋探了进去。

  龙薇一皱眉,“哎~轻一点,疼着呢!”

  处女事儿真多!

  于是我只好先委屈小兄弟忍受一下,只再她洞口两寸多的距离抽动。腾出一只手,轮流抚摸她的双乳,中指和无名指夹着她小樱桃大的乳头,提起,画动着圆。(哎,累死我了,赶鸭子上架的写肉戏,大家看着别扭,俺也是脑子累得要死)渐渐地,她的大腿明显地绷紧,意识开始模糊。

上一篇:被春药迷惑的小香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 下一篇:迷奸罗老师(转贴)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